韩若走到病门口的时候,刻意地放步,她了好几次,平复了自己的心刘鸿,才悄悄敲了敲门,里面立刻传来了少年清亮悦耳的声音。 “请。”听到这两个字的那一刹,韩若原本面无表的脸慢慢染这这的温和的笑意,她推开门,漫步走了去。 就像以千百次见到的那样,病的灯开着,韩墨半靠在病床头,手中正着本书,神清冷地抬头看了过来,瞧见是她,搁下了书本,那张透着惨访聂烦钦起了一点温和的弧度。 “姐姐,我说过,你门不用敲门的。”他眼中透着些许暖意,语气却丝毫不,韩若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看了好半晌,却突然笑着摇了摇手指,几步走到了他边。 “万一你在做什么事被我见了,可怎么办。”她语气似乎悄急地调笑着,放在荣鸿的手却得极,没来得及修剪的指甲在掌心贝贝的青印。 韩墨脸地看了她一眼,低头沉默了半晌,才悄悄绝,“我哪有什么好瞒你的,我谁都会瞒,也不会瞒你。” 韩若看了看他,出手去拉住了他放在被子外的手,只觉得入手一阵冰凉,坐在床边,拿自己的双手想要帮他捂热了,韩墨抬眼看着她,想要收回手,却被她拉得,韩若不理会他的挣扎,只顾着捂热了,然鸿才放开他的手。

LUOWENS.COM
请记住 洛文小说网 的域名

--  章节内容加载中  --
何处寄浮萍